出黑款论坛

邪教信仰难以转变的心理原因及识别
发布时间:2021-06-16 10:00:00

一、邪教信仰的稳固性使得邪教信徒难以救治

1,邪教信仰具有宗教信仰的坚韧性

宗教信仰是信仰中的一种,宗教信仰和所有信仰一样,属于人的高级心理活动。它能给人注入神圣的目标,体现着一个人的向往和追求,为人生提供慰藉,表征着人对终极关怀的渴望,是人存在和活动的强大精神支柱、行为指南和力量源泉。法国社会心理学家古斯塔夫·勒庞认为,信仰的力量是人类所能支配的一切力量中最为惊人的力量,它可以唤起个体灵魂里一般不可能摧毁的力量,使得一个人变成自己的梦想奴隶。宗教信仰一旦形成,它就会表现出顽强的坚韧性,极其稳固和难以改变。试想,你能说服藏胞不再一跪一拜一匍伏地去朝圣吗?这是因为宗教信仰能使信徒产生一种为践行自己宗教愿望的意志力。这种非理性的力量可以让人数十年如一日,恒久而不改其衷地坚持和为实现自己的信仰而殚精竭力,忘死舍生。一位印度教徒握拳十余载不松开,指甲嵌入手掌肉内几公分,就是这种意志力的写照。邪教信仰当然不是宗教信仰,但为什么各类邪教信仰者却也和宗教信仰者一样,对自己的信仰极具坚韧性和稳固性,难以改变和得到救治呢?对这一令人费解的问题的直接回答是因为邪教信仰和宗教信仰在心理上有不少相似性或同根性。

2.邪教信仰为什么会和宗教信仰具有相似性或同根性

心理学认为,这是因为与历时弥久的正统宗教不同,举凡邪教都没有自己系统的教理、教义、教规,更缺少一套完整的唯心主义理论体系作支撑。它们只能冒用宗教名义,打着宗教旗号,盗用宗教的基本概念,篡改宗教的教理、教义、教规,以鱼目混珠的方式来蒙哄信众,让信众将其当做正统宗教来信仰。盗用和冒充的结果就使得邪教信仰与宗教信仰在心理上难免有着诸多的同根性和相同点,这种同根和相同就必然使邪教信仰也如同宗教信仰一样,具有超强的稳固性、不懈的坚韧性,从而显得特别难以改变。对此,从事邪教救治工作的人体会尤深,一位参与救治“全能神”信徒的人就感触良深地说:“救治的难度之大,非亲历者难以体味。”探明了这一点,邪教信徒之所以难以在救治中得到转变的原因就昭然若揭了。

二、导致救治难的邪教与宗教信仰心理上的相似性

1、认知上的相似性

(1) 都是有神论

邪教与宗教信仰者都持唯心主义世界观,都是唯心主义者,并且都是客观唯心主义者,都认为宇宙是由一种超自然的精神力量神所主宰,宇宙的运转乃至存亡皆由神把持,世间万物的生灭,每个人的命运,人间的祸福都为神所安排,人只能当神的奴仆。

(2)都是有灵论

邪教和宗教宣扬的都是灵魂不死的鬼魂观,都认为肉体会死亡,灵魂则不死,肉体只是灵魂的躯壳或短暂的承载物。

(3)都深信有教主为之构筑的天国

邪教与宗教信仰者都认为有“天国”,那里是神所在的国度,仙山琼阁,锦衣玉食,是真正的温柔富贵之乡,幸福无疆之地。在天国里,天天是良辰美景,朝朝是歌舞升平,生命在那里不再有死亡的威胁,个个都是长生不老客,并从此永远不再进地狱,永远摆脱了轮回之苦。

(4)都具有神圣崇拜

邪教与宗教信仰者都是神圣崇拜者,都有自己崇拜的神圣对象,它们可以是太阳、可以是火、也可以是上帝、安拉、佛陀、老子、吉姆·琼斯、李洪志等等。

(5)都具有反科学的认识观

邪教与宗教信仰者对世界的认识都是反科学的。由于人的认识能力的有限性,所以科学再发达,也不可能把人类面临的所有奥秘都揭示得罄尽无遗。并且科学技术每前进一步,每解决一个问题,都会出现更多问题需要解决。科学知识越丰富,我们所面临的未知世界就越宽广,且遇到的大多是更深层次的问题。当某些自然或社会现象不能用当代科学来解释时,宗教特别是邪教就会趁虚而入,它只需用一句话就能解释清楚;“这都是万能之神安排的!”所以,哪里有未知领域,哪里就会是宗教和邪教传播自己观点以捕获信徒,扩大营垒的最佳地区。宗教和邪教为了自身的存在,都必然要持反科学技术的认识观。。

(6)共同的神力拯救观

邪教与宗教信仰者都有着强烈的神力拯救观:一场大病得以痊愈,是他所信仰的神在暗中保护他;一场灾难能够幸免,是神在让他躲过了这一劫;做生意能赚一把,儿子能顺利考上大学也都是神在暗中保佑。一位基督教徒非常认真地告诉笔者,他八岁的儿子从二楼凉台上摔下来,除了头上破了一点皮之外,全身无什么重大损害,这都是由于他信仰上帝,上帝保佑的结果。试想,如果李洪志告诉这位虔诚的基督教徒这样一件事:“在长春,有个法轮功学员家旁在盖楼,现在这个楼盖的可够高的,这个学员从家里走出来不远,一根铁管子就从那高楼上垂直下来了,马路上的人都惊呆了。他说:谁拍我?他还以为谁照他的脑袋拍了一下呢。就在这一瞬间回头的时候,看到头上一个大法轮在那儿转呢,这根铁管子顺着头就滑下来了。滑下来之后插在地上不倒。那要真插到人身上,大家想一想,那么重,那真串糖葫芦一样,一穿到底,是很危险的!”这位信徒是绝不会有半点置疑的。说不定也会成为他信奉的另外一个神,神力拯救观念就这样在每一个邪教信与宗教信仰者心理上强烈地存在着。

(7)都具有非理性特点

与科学信仰不同,宗教和邪教信仰都是一种非理性信仰。二者的思维既不遵守形式逻辑也不遵守辩证逻辑规则,经不起推敲、质疑和拷问。比如,邪教与宗教信仰者都相信灵魂会转生是不死的。这就是说,世界上的灵魂的数量应当是固定的,可世界的人口已经由1910年的17亿增长到了1950年的25亿,再进一步增长到2014年的77亿亿,如果加上有史以来亡故的人口,那灵魂就不知增加了多少倍。是谁制造了这么多新的灵魂?如果灵魂真的不死,这世界能装得下吗?我们还可以这样问邪教与宗教信仰者,如果真的有神和上帝、佛陀,他们是善良和慈悲的,更是万能的,那么,世界上就不应该有不幸和苦难。再比如李洪志说修炼人是不会生病,可 “学法精进”的新唐人电视台的李国栋还是死于肝癌,美国法轮功骨干封莉莉还是死于胰腺癌,这都说明宗教和邪教教主们所鼓吹的关于神、神迹的理论,不仅是荒谬的,同时也是自相矛盾的。尽管如此,邪教与宗教信仰者们还是照信不误,为什么?因为邪教与宗教信仰都是非理性的。恰如欧洲教父时期神学家德尔徒良所说“正因为荒谬,我才信仰”。

2、宗教情感上的相似性

宗教情感是是宗教意识在情绪、情感上的反映, 是由于宗教信仰者把其信仰和崇奉的神灵奉为超人间、超自然的神圣,自然而然地在内心产生的一种尊敬、景仰、爱慕、畏惧的感受和相应的感情流露,是宗教和邪教信仰最重要的心理基础。所以深谙此道的邪教教主就总是借助狂信让信徒在心理上进入一种狂热状态,对之产生多钟强烈宗教感情,因此,与传统宗教相比,邪教信仰者在宗教情感上除了更为狂热之外似乎并无二致。

(1)敬佩感、敬爱感、敬畏感

邪教信仰与宗教信仰者由于都认为其创立者不仅力可降妖伏魔,而且,法可创造世界,左右乾坤,对之无不怀有敬佩感;都认为创立者心地善良,本性慈悲,他们有的为了普度众生而苦苦修行,有的为拯救世人而在十字架上丧身,对之就怀有敬爱之情;在敬佩、敬爱的基础上,由于创立者法度的威严,地位的崇高。理想、追求的神圣,信徒们就会因神圣而对之产生强烈的敬畏感。

(2)恐惧感

在邪教或宗教信仰者的心理上,他们所信奉的教的创立者就是神,拥有广大的神通,他们怕对神的不忠会使自己得不到庇佑,背叛神会给自己带来厄运,于是,信仰的对象也就成了恐惧的对象。

(3)依赖感

在变动不居的自然和社会面前邪教和宗教信仰者都会感到自己的无力、渺小,因而就会产生对超人间、超自然的异己力量的依赖感。差别仅在于依赖的神祗有所不同而已。

(4)神秘体验

宗教和邪教信仰者都会通过修炼、崇拜或其它途径获得超越感觉的神秘体验,他们在神秘体验发生之时,心理会进入高度兴奋状态,甚至达到心物合一,物我两忘的神秘境界,不少自认为获得神秘体验的信奉者还会产生强烈的对宇宙、对生命的感悟。而一旦有了神秘的宗教体验,他们就会无比执着地信仰宗教或邪教,对任何理性的论证和说服,都会不假思索地予以否定。邪教信奉者中有过神秘体验如看到师父金身等的人,往往是最难以得到救治的。

三、邪教信仰的识别(邪教信仰与宗教信仰心理上的相异点)

3、终极关怀上的一致性

邪教和宗教之所以能够拥有那么多信仰者,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它们都能给信仰者提供它们的终极关怀。终极关怀是当事人对生命本源和死亡价值的探索,是当事人对生与死,有限与无限的思考,反应了他超越有限追求无限以达到永恒的一种精神渴望。邪教和宗教由于能以自己的方式为信仰者提供终极关怀,这样就化解了信徒生与死尖锐对立的紧张状态,克服了他们对于生死的困惑与焦虑,实现了他们超越性的价值追求。

人皆有对死亡的恐惧感,趋乐避苦、避死求生是所有生命也是人类的天性,但一些在苦乐观和生死观上持有非理性思维的人,则会由趋乐避苦发展到追求只乐不苦,由恐惧死亡发展到想逃避死亡,祈求永生。当这种追求不能实现的时候,他们中的一部分人就会患上疑病症、抑郁症、焦虑症等心理疾病;另一些人则会投入到宗教甚至邪教的怀抱,因为邪教和宗教都信誓旦旦地许诺:信奉了宗教,特别是信奉了邪教,就可修成金刚不朽之身,不仅不生病,而且能逃脱死亡。不庸讳言,这部分人也和上述那部分人一样,患上了另一种心理疾病 --— 走火入魔(邪教综合症)。这一病症与上述疑病症等心理疾病不同,其发病基础是宗教和邪教的终极关怀。这些人把皈依宗教和邪教作为最后的精神寄托。

用教主们虚构的天国世界来吞没现实世界以消弭生与死,有限与无限的矛盾,把生死完全委付给宗教和邪教,想以成为教主的弟子和仆从的方式与教主在天国世界同在,获得无限和永生。

尽管邪教与宗教信仰在心理上有不少相似点,但邪教毕竟是邪教,它们之间在信仰心理的差异同样也是非常巨大的。掌握这种差别,有助于识别什么是邪教信仰。

(1)信仰追求的目标不同

正统宗教要人修来生,修在死后能够进入天堂,或者至少不下地狱,邪教要人修今世追求直接进入天堂。法轮功就是让信奉者追求“升天圆满”, “白日飞升”,国外的“天堂之门”也是如此,结果是修炼邪教的人为了早赴天国而自焚、自杀。

(2)导致信仰发生的信息源和获取信息的方式不同

导致人们信仰正统宗教的信息是来自基督耶稣、佛陀、安拉、老子李聃这些或者是抽象的神,或者是已经故去的人和传说中的人的言论、思想观点和理论,以及记录他们的论述和思想观点的典籍,获取信仰信息的方式是间接的,是通过传教的神职人员获得的。但邪教崇拜的则是活着的教主。他们都是活着的人,都可以通过身段语言、面部表情和眼神来加强邪教信息的传递,借助耳提面命的机会提高邪教信息传递的效果,这可能是邪教的传播的速度要大大超过正统宗教,在一个地区只用短短几年时间就能获取大量信徒的原因之一。

(3)传播信仰的心理途径不同

正统宗教允许信徒以多种方式的修炼来获取信仰信息,来践行自己的信仰。有的宗教,信徒们虽然可以进寺院、道观、修道院去修炼,但大多数信徒都是在家单独修行;邪教则不然,它们大多强调集体生活或集体练功、集体学法。。

(4)制约信仰形成的宗教体验的获取方式不同

从宗教体验产生的历程去比较一般宗教与邪教,就可以看出邪教与传统宗教的宗教体验的不同。一般来说,传统宗教信徒获得宗教体验的方式,大致有如下四种:一是理论的论证;二是道德的净化;三是宗教的修习;四是药物的刺激。而邪教组织则往往用减少睡眠、信息阻断、感觉剥夺、广施暗示、集体练功和学法、粗劣的饮食、过度的工作、禁止性生活等欺骗的、违反人性的手段使信徒的身心都处于易受暗示和极度疲惫状态时出现幻觉,从而产生神秘的宗教体验。心理学家通过研究认为,这种宗教经验实质上是一种生理变态和心理变态的综合现象。

(5)信仰者存在人格差异

心理学调查结果显示,易于选择邪教组织的人至少具有以下性格倾向中的一、二项:一是具有偏执、强迫型人格倾向。二是具有分裂型人格倾向。三是具有癔症型人格倾向。四是具有冲动型人格倾向。五是具有神经质人格倾向。六是具有受施虐型人格倾向。与此不同,正统宗教信仰者绝大多数人格是正常的。不排除信仰正统宗教的人中也会有人有不同程度人格障碍,但那是和全社会人口中人格障碍者所占比例基本一致的。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严梅福   编辑:陈俊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