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黑款论坛

俄专家:俄罗斯极权主义教派30年的持续与变化
发布时间:2021-03-12 09:42:25

【中国反邪教网2021年3月11日消息,通讯员:高山】2月26日,俄罗斯东正教新西伯利亚教区亚历山大·涅夫斯基教会宣教处网站(Ansobor.ru)发布消息称,2月25日,“欧亚研究国际中心”在巴黎举行了“国家与跨国宗教意识的新形式”网络会议。俄著名反邪教专家亚历山大·德沃尔金教授在会上做了《1990至2021年俄罗斯极权主义教派:持续与变化》的报告。

报告称,上世纪九十年代,俄罗斯面临着极权主义教派的大规模入侵。一方面极权主义教派拥有大量资金,另一方面由于当时的社会压力导致人们迷失方向,使得这些极权主义教派能够在短时间内利用欺骗性的招募方式拉拢众多新人加入。而任何宗教(无论何种宗教)本意都“好”的思想也在各地流行。1990年,戈尔巴乔夫支持有关信仰自由方面的法案,这让俄社会对极权主义教派更加宽容,极权主义教派招募者越来越多,遍布俄全国各地。曾有一个法国电视团队前来拍摄有关俄罗斯邪教的电影,俄罗斯对邪教的宽容使他们惊讶,他们拍摄的电影也因此被命名为《俄罗斯——邪教的天堂》。

虽然当时在俄罗斯人们普遍的观念是邪教来自国外,但是在90年代初,仍然有相当数量的极权主义教派是在俄国境内出现,并且增长迅速。一些极权主义教派甚至在信徒人数上与西方极权主义教派相差无几,很多极权主义教派开始向俄境外传播。其中,具有破坏性的教派“香巴拉法会”(其头目康斯坦丁·鲁德涅夫因强奸等罪名被判处13年徒刑)甚至已经传播到拉丁美洲国家,在那里招募信徒。

此外,当时邪教在俄罗斯的另一个特征是快速本土化,并向其他国家扩张。例如“新五旬节”教派在俄罗斯是信徒最多的邪教,而且已经完全“俄罗斯化”,拥有自己的“先知”和“信徒”。他们可以召集众多信徒举行集会,还经常前往西方国家进行活动。而“法轮功”在俄罗斯的信徒主要是俄当地居民。

随着邪教头目的死亡,一些上个世纪90年代和21世纪初的邪教逐渐消失。今天许多的邪教名称几乎没有人听说过。但也有一些残存至今,如科学教派、“法轮功”“新五旬节”教派、维萨里昂以及许多后期兴起的邪教,例如被俄罗斯禁止的“耶和华见证人”极端主义组织等。

与此同时,邪教在多层次信息网络营销(MLM)模式、新异教(本土化)、康复、心理、培训及政治等领域也在不断扩张。现在许多团体在互联网和社交媒体上进行招募,因此出现了众多互联网邪教。他们(在网上)杜撰、虚构事件,诱骗人们参与封闭式付费网络研讨会,并通过在线交流对加入者进行监控,已有邪教化发展的趋势。而且有许多所谓的“互联网大师”虽然在俄罗斯开展工作,但是自己却生活在国外,因为这能够使他们逃避俄当地执法机构的调查和处罚。邪教组织“全能神”也在进行网络招募。“全能神”投入巨额资金创建了一个俄语网站,并上传大量信息,想借此网站进行“扩张”,期望该网站能够吸引大量讲俄语的信徒加入“全能神”。

上世纪90年代,在人们经历了最初的各种困惑后,邪教骚动引起人们的广泛抵制。从某种意义上讲,可以说这是邪教教义的失败。邪教成员宣称反邪教人员杜撰有关他们的“恐怖故事”并对其造成负面社会影响。在俄罗斯,邪教从无到有,社会对其态度也从宽容发展到了消极。这不是某些“反邪教主义者”的判断,而是基于现实情况。俄罗斯、乌克兰、拉脱维亚、白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的首批反邪教委员会由邪教受害者的亲属和前信徒组成。正是邪教受害者的亲属和前信徒提出诉求,首批反邪教组织才得以成立。但与此同时,首批邪教拥护者也出现了,他们多数是在宣传鼓动组织中失去地位的前无神论者,他们知道邪教可以给他们带来金钱,可以从中牟利。

尽管一些西方国家施加了巨大压力,1997年俄罗斯仍通过了《关于信仰自由和宗教组织》法,该法案是折衷和协商的结果,但在一定程度上,邪教活动受到一定程度的限制。2015年后俄罗斯对邪教态度发生真正转变,这或多或少和俄罗斯与西方国家关系恶化有关。但主要原因是受邪教迫害的信徒数量过多。信徒像柠檬一样被压榨,并在无利用价值时被抛弃。信徒只有在脱离邪教后才会意识到,他们身处邪教时邪教对他们的利用和迫害。受邪教迫害的人越来越多,随之针对邪教出现的司法诉求也越来越多,这引起俄当局的关注。

当前许多曾经在反邪教斗争中表现突出的如法国、德国、比利时和奥地利等西方国家,正逐渐在美国的施压下模糊自己的立场,而俄罗斯则相反,正在深化与邪教的斗争。其在全国范围内禁止“耶和华见证人”极端组织就是证明。此外不久前在圣彼得堡进行的对科学教派的诉讼也已经进入到关键性阶段。在西伯利亚的哈卡斯共和国,“法轮功”当地分支被确定为极端主义组织。西伯利亚邪教“最后遗嘱教堂”头目谢尔盖·托罗普(他自称维萨里昂)被捕,目前正在接受调查。

当前邪教也在伺机扩张。西方邪教拥护者马西莫·英特罗维吉、詹姆斯·理查森等人经常受到邪教组织以及非宗教组织的邀请前往俄罗斯。其中马西莫·英特罗维吉除了受邀来俄几次外,还与小型但极具破坏性的敖德萨邪教“应用斯拉夫科学研究院”(也称为“另类知识研究院”)建立工作关系。而且他还支持“全能神”邪教,试图在“全能神”网站上造谣中俄对抗的话题。他在接受邪教记者的采访时说,中国不应模仿野蛮的俄罗斯对邪教进行打压,而应从西方文化中借鉴经验。而可笑的是,这种说法与他在俄罗斯的一次演讲中的说法自相矛盾:俄罗斯不应以中国为榜样,应以西方为榜样。

现在新一代的俄罗斯邪教拥护者基本是由宗教社会学家组成,其中一些人在西方接受过培训,虽然大多数人不会讲外语,但他们根据翻译过来的邪教相关材料进行学习。他们想要排挤大学里的科学无神论者,致力于消除反邪教活动,宣称这是不科学的、有偏见的、愚昧的。他们针对反邪教人员开展抵制和诽谤活动,而美国国会也早已加入其中支持邪教。实际上,这是他们在世界各地运用的策略:选择他们认为的关键人物进行抨击,试图诋毁其声誉。这一切都表明,邪教及其拥护者不准备深入研究问题的实质,不准备解决问题和听取批评,而是选择以恐吓和打击的方式对待反邪教人员。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高山(编译)   编辑:陈俊男